丝瓜小视频app下载二维码

() 旅行车的车载冰箱,那能有多大?

本来也装不了太多东西,啸天猫依靠敏锐的嗅觉,又找到了储藏柜的食物。

可是,面对这几个吃货,尤其还身受重伤,需要营养来帮着恢复,有多少都不够啊。

开车没二十分钟,吃得干干净净。

互相对视一眼,明显都没吃饱,略显失望的,又爬回床上,静止不动,消化食物,恢复身体。

蔡根收拾完各种包装,小心的放回了储藏柜,就像一切都没有发生一样,不能让玉藻看见,不太露脸。

点上一颗烟,打开了驾驶室的小隔断,坐在了副驾驶上。

还是表达一下感谢吧。

可是刚坐在副驾驶,蔡根就看到了车面板上的显示器。

这个画面有点熟悉呢,好像是车厢里的监控。

晕,那也就是说,刚才自己一伙人,风卷残云,乞丐抢食的画面,玉藻都看得清清楚楚呗?

尤其是自己把包装袋垃圾,还放在了人家的储物柜里,这样欲盖弥彰的行为,也暴露了。

青春的印记

不自觉的,蔡根的脸有点红了,不敢看玉藻,看向车窗外。

“那个,谢谢你送我们,还有,那个,那个…

车里东西我们吃了,多少钱,你说个数,我掏钱。”

这话如果放在昨天,蔡根肯定都不说,吃了咋滴,钱都没有,还要脸?

但是今天不一样了,蔡根有钱了,说话底气就不一样了,吃你点咋滴?掏钱就完事了呗。

玉藻果然善解人意,自动把掏钱这个话题划过去了。

“都是**凡胎,虽然恢复能力比普通人强,但是需要消耗大量食物作为补充。

现在天地灵气这么稀薄,没办法的事情。

对了,看你身上血也不少,伤的重不重?要不要我直接开医院去?”

蔡根听在耳朵里,这个得劲,一下就替他们用无奈掩饰了嘴馋,会说话和不会说话,差距就是这么大。

“我没事,伤都好了。”

说完,蔡根万幸自己打架前都把貂脱了,内衣破烂,外套没有什么损伤。

玉藻的洞察力是敏锐的,刚才就看到了蔡根的内衣,那都快成渔网装了,这是承受了多少次伤害,才能有这效果啊。

这么快就好了?这恢复能力,是水熊虫变异吗?

“不去医院的话,我送你直接回市高西门吗?”

蔡根正好看到了第七圈的补给帐篷,猛然想到,这里还放着几个人呢。

算了,不管哪伙的,也都出过力,受伤了不管不顾,有损人性。

“停一下,那边还有几个伤员。”

玉藻停了车,蔡根招呼段晓红和萧萧下去搬人。

搬到蓝精灵的时候,蔡根有点不爽,就是这个货,对自己有敌意,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欠他的。

“萧萧,车里没地方了,你给他扔车顶上吧,绑好了,别掉了。”

本来八门生没看到领导,只看到了蔡根,心里就不舒服。

这还不让自己进车里,还没地方了,那么大个旅行车,咋能没地方?

这蔡根就是小心眼,趁机报复,我八门生,师门忠烈,能受你这个气?

“姑娘,绑结实点,掉下去二次伤害,我受不了,谢谢了。”

萧萧没搭理他,看他的颜色就扎眼,这么鲜艳的蓝色,那是谁都能驾驭的吗?真不要脸。

五花大绑确实很结实,尤其是八门生的脖子,缠了好几圈,差点没把他勒死。

黄平他们虽然进了车,也只能在地板上躺着,因为沙发是给段晓红和萧萧坐的,床更是已经满了。

蔡根再次上车,想回到副驾驶,结果段晓红先他一步,已经坐在那了,还很紧张的样子。

这是什么意思?想跟玉藻套近乎?

跟段晓红争座,蔡根做不到,而且坐在那,压力确实很大,只好回到后面的沙发上。

段晓红其实早就想过来跟玉藻说说话,提提人,拉进一下关系,职业在那摆着呢,谁还不想看看前辈啊。

“玉藻师傅,您好。”

玉藻很早就注意这个小胖子了,只是天生对漂亮的姑娘有好感,这位有点颠覆她的审美。

“恩,你也好,很好。”

我很好?段晓红酒劲一下就上头了,有点飘了。

“那个,我是出马仙,您和我家胡师傅,是一路的吧?”

这个怎么说呢?

在自己的家乡,玉藻她们以前可是不姓胡。

现在的胡家,也是血脉稀薄的分支的分支,与俗世相融以后,取了一个谐音而已。

“同源不同宗,说是一路,有点牵强。”

完了,套近乎有点失败了,段晓红也没啥文化,对于这玉藻,以及九尾狐啊,青邱山啊,具体咋分的,也不清楚。

“那,有点亲戚吧?”

玉藻有点无奈了,这小胖子非得往一起凑合吗?

看了一眼段晓红,微微皱了皱眉,现在出马仙,都没有形象要求吗?

这身材长相咱就不说了,这穿着打扮,没,没处下眼啊。

自己要是跟她有任何关系,内心的审美,都得崩塌。

“没有,一点没有,绝对没有。”

这么坚决的否认,段晓红不认为是自己的原因,肯定是玉藻在外面浪的时间太长了,忘了祖宗。

怎么可能一点没有,都是狐狸不是?

一笔还能写出两个狐狸?

段晓红的心态是完整的,坚固的,不是轻易被摧毁的。

“哦,那可能您是记错了。

我家掌堂大教主就是你们胡家的,叫胡小草,您认识吗?

是不是你什么侄女,外甥女什么的?

对了,要不要我请上来几个胡师傅,和你叙叙旧呢?”

这是强行套近乎啊,玉藻的脸有点黑了。

什么叫我记错了?

我怎么能记错?

天狐一脉,人丁凋落,由盛转衰,还不是我背的黑锅?

别说什么胡小草,胡师傅了,无论是哪个小辈,我都不想见。

我见什么见啊,我见到以后赔礼道歉啊?

我解释得清吗?

那不是找不自在吗?

“你去把蔡根叫出来,这车现在有点偏,需要他来配个重,你太轻了,压不住。”

玉藻觉得,自己说的已经很直白了,不想跟你扯了,你不配。

段晓红却在关键时刻来了热心肠,

“没有啊,车很平啊,没有偏,你调整一下方向盘试试?”

玉藻的眼里,有了戾气,紧紧的闭上了嘴。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