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下载过程免费直播app

刘堂春看着咽拭子瓶被送出洁净室,神色显得有些紧张。

按照现行规定,如果这个无名氏被确诊为禽流感,而且第二医院的那个病例也被确诊的话。宋安省就得进入省二级响应机制,而作为接诊医院的第四中心医院也将被当做疫点进行关闭和彻底消毒。

第二医院的急诊室处于关闭状态但却不影响大局的主要原因,就是因为有第四中心医院兜底收治病人。可如果连第四中心医院急诊科都陷入了关闭状态的话,那些需要急诊服务的患者,又该去哪儿呢?第四中心医院承担了整个地区超过三成的急诊工作和任务,一旦因为疫情而被迫关闭急诊,这多出来的三成急诊工作根本没有办法处理——其他医院的急诊科最多能只勉强消化掉第二医院关闭带来的额外患者。

面对这种情况,老刘同志当然心里紧张的要死。万一急诊关闭,谁知道下一个财政周期里院感要扣掉急诊科多少拨款呢!

院感的工作人员穿着正压防护服进入了洁净室,先把徐有容装进了他们带来的防护服中。徐有容和直接接触过患者的钟钰,都将会被送到发热门诊的病房中接受隔离观察,直到传染病学专家们确认,她身上并没有出现禽流感的症状为止。

“让你逞英雄。”刘堂春双手抱胸瞪着孙立恩,“困在里面的感觉怎么样啊?”

孙立恩带着口罩,朝着刘堂春摊了摊手,“刘老师,这个治疗团队可是您硬塞给我的。现在遇上这种事儿,我总不能往后缩吧?”

“你还嘴硬?”刘堂春眉毛一拧就准备骂人,“上学的时候老师没教过你啊?先保护好自己,才能去帮助别人!”

“我这不是带着口罩呢?”孙立恩嘿嘿笑了两声,“您放心吧,没那么玄乎。”

一老一少隔着门斗嘴,旁边的院感医生听的直翻白眼。等到检验科送来了无名氏的检查结果后,院感医生这才稍微松了口气。无名氏的传染病五项检查都是阴性,看来至少徐有容不需要担心其他传染病的影响了——只要再观察观察禽流感就好。

“看看,你小子运气是不错。”刘堂春把检查单拿给孙立恩瞅了瞅,让孙立恩也稍微安了安心,这才问道,“患者情况怎么样了?”

“说实话,不太好。”孙立恩转身看了看状态栏,“吸痰之后血氧浓度暂时上来了一些,现在只有91。我建议把亚胺培南西司他丁钠停掉,换成帕拉米韦注射液吧。”

甄妮一个人的散步

刘堂春知道,孙立恩这是要征求自己的同意。徐有容被隔离了出去,孙立恩只能用自己的处方权了。

刘堂春稍微沉吟了一下,点头同意了这个建议。“既然亚胺培南已经用上了,那就打完算了。”

“滴滴,滴滴。”心肺监护仪再一次叫了起来。孙立恩连忙跑到了病床边。“无名氏”吴芬妹的血氧饱和度又开始下降了。“插管!”孙立恩马上就决定了抢救方向,患者目前呼吸的已经是纯氧,而再次出现血氧饱和度下降,说明患者自身的呼吸功能正在出现衰竭。单纯靠吸氧和无创正压呼吸机已经无法扭转情况。必须马上开放高级气道,并且通过呼吸机来维持患者生命体征正常。

平时在抢救室里,有很多医生护士可以帮忙抢救,可现在整个洁净室里只有孙立恩一个人。刘堂春倒是反应挺快,一听孙立恩的声音就准备穿上防护服来帮忙。可院感部门带来的正压防护服哪有那么容易穿上?在两个人的协助下穿戴,少说也要两三分钟才能做好准备。刘堂春一边穿着一边骂人,“你们平时要来的经费都喂了狗了?拿p4级别的防护服来干什么?显摆你们有啊?里面的病人顶天是个禽流感,又他妈的不是天花!”

孙立恩却听不到老刘同志骂人的声音了。他正努力的在吴芬妹身上插着喉管。她的情况很不好,喉镜刚一下去,源源不断的粉红色痰液就从她的喉咙深处往外涌了出来。喉镜所提供的狭小视野几乎瞬间就被痰液所覆盖。孙立恩拿着中号的喉管,只能勉强凭记忆向下探去。还好插管成功了,否则真要做咽部切开插管的话,孙立恩还真担心自己经验不足。

“刘主任,不用进来了。”孙立恩朝着门外喊道,“管插上了!”

“你有本事就早点喊。”刘堂春推开门走了进来。正压防护服本身就像是一个充着气的玩偶服装。依靠着背后的气瓶,正压防护服的内压力始终略高于外界。这样即使防护服本身发生了破损,正压也能保证短时间内,外界的病原体无法进入防护服内。

一般来说,只有最高级别的p4生物安实验室会配备这种装备,这倒不只是因为防护服很贵。更重要的是,如果没有外接的充气口,这套防护服仅凭背负式气瓶是用不了多久的。况且第四中心医院本身也没有设计p4级别的化学消毒喷淋室。可以说这样的防护装备并不能完发挥出应有的作用,反而用起来麻烦得要死。也难怪刘堂春会对院感部门如此不满。

“你以为这玩意是我们买的?”院感的主任毕天华在门外跳着脚,“这几套设备可是我觍着脸从学院生物试验室借过来的!”

“看看你那样。”刘堂春转身过来,对着门外的毕天华主任不屑道,“挖墙角也不知道挖个好用的!”

不理会院感办公室主任“我要进来弄死你”的威胁,刘堂春转头看着病床上的“无名氏”吴芬妹,朝着孙立恩问道,“怎么样了?”

“看起来还行。”孙立恩瞅了一眼监控仪,“血氧浓度到93了。”

“一会等院感的人进来,你也去接受隔离得了。”刘堂春看着孙立恩脸上的口罩,松了口气。n95级别的口罩防御禽流感还是够用的。只要认真消毒,再稍微隔离一下就好。禽流感目前主要的传染方式还是通过禽类传染给人,而人传人的情况尚未出现过。比起,禽流感明显要更“温和”一些。虽然死亡率高达30以上,但至少它并没有那么烈性。

刘堂春的好意却被孙立恩拒绝了。“您就当是培养年轻人,让我继续处理下去算了。要是之后把人转送到其他医院去治疗我当然没话说,可既然人在咱们医院,而且咱们院里实行的是首诊负责制。那徐有容被隔离了,这个病人理应交给我来继续处理。”

这是孙立恩用来说服刘堂春的理由,但对孙立恩自己来说,他坚持的理由其实只有一个。

禽流感发展到重症肺炎的地步,患者情况可能会非常极端多变。而拥有状态栏,也就意味着他能够比其他的医生更早发现问题,在其他医生等待检验科结果出来之前,他就能发现问题所在,并且及时进行干预。

而能做到这种事情的,恐怕天下也就只有孙立恩一个了。既然这个患者碰到了自己手上,那就尽力去做。至少不要给自己留下遗憾,想着“啊,当初我要是留下来继续治疗她就好了”。这就是孙立恩的想法。

“你小子瞎凑热闹。”刘堂春看了孙立恩一眼,“你一没结婚,二没孩子,也不是党员,这种事情轮不到你……”

就在刘堂春准备驳回孙立恩的请求时,心肺监护仪第三次叫了起来。孙立恩和刘堂春一起看向了身后。只不过刘堂春看的是监护仪,而孙立恩却先去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吴芬妹。

“吴芬妹,女,57岁,h7n9禽流感感染,重症肺炎,顽固性低血氧症,高凝血状态。”

而刘堂春看到的,是心肺监护仪上吴芬妹血压的快速下降。从一开始的150/90直接悬崖式下落到了80/45的危险程度。

“刘主任!”孙立恩朝着刘堂春喊了一声,“看她的手!”

吴芬妹的手臂上出现了一片片的紫癜,而扎着静脉输液针头的部位,开始向外渗出了血液。血液的渗出量虽然不算太多,但也绝对不能算少——刘堂春掀起了半遮在吴芬妹手臂上的被子,这才发现针头处渗出的血液已经染红了一大片床单。

“皮肤紫癜,出血倾向,血压快速下降……”刘堂春倒吸一口冷气,“这是dic(弥散性血管内凝血)啊。”

·

·

·

刘堂春看向吴芬妹的眼神,仿佛正在看着一个死人一样。虽然他马上就要求外面待命的医生们送来了肝素,但就连孙立恩都知道,吴芬妹的情况已经危重到了几乎没救的地步。

引起吴芬妹弥散性血管内凝血的原因可能有很多种。可能是休克所引发的循环系统障碍,可能是因为禽流感感染导致的重症肺炎造成的身性凝血,甚至可能是因为之前上呼吸道长时间出血所触发的凝血反应。总之,引发这个症状的原因已经不重要了。如果不能尽快扭转dic,吴芬妹很快就会丧命。

而处理dic的方法也因为这一症状的极端两面性而显得困难重重。弥散性血管内凝血有两大主要症状,第一是凝血,第二则是出血。

当这两种极端矛盾的情况同时出现在患者身上时,就轮到医生开始头疼了。

标签: